翻页   夜间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轮盘打不开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8.邪能之战

香港赛马会六合资讯:8.邪能之战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轮盘打不开 www.nfuzc.cn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www.nfuzc.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暗神殿最顶层,泰瑞昂正翻看着一份刚刚送到他手中的文件,这东西并不厚重,但其中的内容却非常重要。┏m.read8.net┛

    “你们是说,在我们即将发动对冥狱深渊的征服战争的时间点,我们在军团里的老朋友们又想给我们找点事情?”

    大领主摇着头,将手里看完的文件放在手边散发着阴森寒气的冰桌上,他看着眼前的玛维和影子,后两者对他点了点头,实际上,黯刃情报局的两位重要人物同时来到这里,就已经说明了问题的真实性与严重性。

    “屡败屡战的它们还真是闲不下来?!?br/>
    泰瑞昂的手指在寒冰之座的扶手上跳动着,但大领主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愤怒或者失望,相反,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正跳动着一抹非常感兴趣的光芒,在十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他抬起头,轻声问到:

    “艾瑞达双子是欺诈者的副官,在你们的报告里,她们两个也是欺诈者非常信任的人,那你们说,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这两个小妞,来诱使我们的基尔加丹先生,尽快下定决心,亲自来到艾泽拉斯,彻底解决这一切呢?”

    “我们确实考虑过这个可能性?!?br/>
    玛维用一名情报工作者应有的严谨语气说道:

    “如果我们能像掌控“深?!蹦茄?,深度掌控她们的意志的话,确实可以获得一条能直接作用于欺诈者基尔加丹的信息渠道,但这有难度,以艾瑞达双子和基尔加丹的熟悉程度来说,只要我们的“改造”稍稍出现问题,就可能会导致欺诈者觉察到艾泽拉斯存在的危险?!?br/>
    “所以我们最后的结论是,不建议更改这两个恶魔小妞的灵魂...”

    站在玛维身后的影子,低声补充到:

    “也许我们可以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一点一点的击垮她们对于欺诈者的信心,或许我们可以用一点人身威胁的手段,或者向她们展示一下我们的力量...”

    “太麻烦了!”

    大领主显然对于这个建议不太满意,他靠在自己的王座上,有些不在意的甩了甩手指:

    “她们有两个人,听说还是感情很好的姐妹,那就抓住一个,用她的小命来威胁另一个!或者干脆抽出灵魂,总之...先找个机会,把她们囚禁起来再说!”

    “征服冥狱的军团已经整装待发,我不想看到这件计划多时的战争被不知所谓的外来者插手,甚至被她们破坏!安排一下吧,两位女士,别让小虫子来打扰我的兴致,必要的时候启动“深?!?,彻底...埋了她们两!”

    “遵命!大领主!”

    ——————————————————————

    此时正在风暴峡湾督战的双子姐妹,并不知道她们已经被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一个组织盯上了。

    这两位恶魔双胞胎正站在风暴峡湾的夜色下,静静的欣赏着下方山麓正在爆发的战争,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墨绿色的邪能火光已经点燃了下方的维库人城市,从四面八方都有服从于神王斯科瓦尔德的邪能维库人,在狂暴的战吼中冲入战场,与那些手持武器的凶悍女维库人战斗。

    甚至在风暴峡湾的河流入???,都有数艘维库人风格的战舰在寻梭,而在那战舰的甲板上,则运载着充斥邪能炮弹的投石车,在那些邪能炮手的操纵下,一道道呼啸而来的火焰砸在斯考德-艾希尔城镇的地面上,用污秽的西能,洗刷着这片被奥丁赐福的大地。

    斯考德-艾希尔,这是一个特殊的维库人部落。

    这城镇里居住的都是女性,她们自称为奥丁的女盾侍,有的部落也把这些凶悍的女武士称为“奥丁的盾女”,总之,她们信奉瓦格里的首领,金色女武神艾尔,世代守卫在风暴峡湾西南方的山谷中,为奥丁悬于天空的战争要塞瓦拉加尔守卫入口。

    这些女维库的生活粗放而传统,她们出生的时候,就会在老一辈盾女的指导下学习战斗的技艺,并且不断的通过猎杀凶悍的野兽来磨砺自己,直到成年时,盾女们会被允许离开部落,在整个破碎群岛的范围内游历,战斗,这个游历的时期会持续数年。

    那是强大的盾女们一生中唯一一次的自由时光,她们大多会趁这个时间选择自己的伴侣,在生下孩子之后,如果是女孩,盾女则会带着孩子返回斯考德-艾希尔,如果是男孩,她们则会把孩子留给父亲,然后独自返回家乡。

    总之,每一个能被赋予正式的战斗称号的盾女,都是经历过无数战斗的凶悍女武士,而那些懦弱者,则会被无情的驱逐出自己的家乡,除非在战斗中证明自己,否则一生都无法返回这里。

    在整个风暴峡湾的大地上,没有哪个维库人部落不敬畏盾女们,维库人生性野蛮好战,他们鄙夷任何懦弱,这个种族本该是男性为尊的,但正因如此,由女人们组成的斯考德-艾希尔,才会显得如此的特殊,实际上,这个女人组成的氏族,在过去数千年里,在风暴峡湾都享有特殊的地位。

    打个比方说...现在几乎已经统一了整个风暴峡湾的邪能神王斯科瓦尔德,他的母亲凯尔特女王,就是一名诞生在斯考德-艾希尔的强大盾女,她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在斯科瓦尔德的父亲战死之后,就回到了丈夫的氏族,接替丈夫的族长之位,据说在那一天,没有人敢反对这位强势的盾女戴上族长的宝冠。

    在斯科瓦尔德叛变并且谋杀了母亲之前的数十年里,那名老而弥坚的女武神,一直用武力和权威,牢牢的掌控着自己的氏族,实际上,如果不是斯科瓦尔德在纳斯雷兹姆的诱惑下喝下了邪能,这名神王很可能还不是他那虽然老迈,但依然很能打的母亲的对手。

    而这在整个破碎群岛的维库人文明中,并不是一个罕见的例子,维库人历史上很多有名的女族长,都诞生自斯考德-艾希尔部族,可惜,这个部族在今夜迎来了它诞生以来最艰难的挑战。

    在过去数年里,野心勃勃而又阴狠毒辣的神王斯科瓦尔德依靠军团赋予的力量,几乎重组了整个风暴峡湾的维库人部落,他的势力已经极其强大,逼迫的那些不愿意臣服于军团的氏族要么迁徙离开了风暴峡湾,要么只能躲在奥丁的天空要塞瓦拉加尔之下的神圣之地,任何敢于对抗神王的挑战,都会被他的邪能力量摧毁。

    而且在恐惧魔王们的安排下,斯科瓦尔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通过了奥丁为挑战者们设下的三道试炼,他用蛮力收服了风暴峡湾的风暴巨龙,训练出了一批强大的龙骑士,现在只需要等到奥丁为斯科瓦尔德安排好试炼的对手,神王就能踏入充满荣耀的英灵殿,为军团赢得阿格拉玛之盾。

    当然,艾瑞达双子是不希望看到这一幕的,毕竟,她们要把阿格拉玛之盾握在自己手里,这样才不会被那群该死的纳斯雷兹姆左右。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们借助纳斯雷兹姆们留在这片大地上的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摧毁这腐朽的宝库!”

    在这片被鲜血和哀嚎覆盖的战场上,奥丁的盾女们顽强的反抗,她们如疯狂的母狼一样成群结队的冲入邪能维库人的军队里,吼叫着大杀特杀,鲜血和杀戮的味道让这些狂暴的女人们显得如此的狰狞,但她们的人数太少了,最少相比斯科瓦尔德带来的邪能战士来说,太少了。

    也许她们每个人能都杀死三个对手,但神王根本不在意那些被杀死的废物,只有最强壮的维库人,才能跟随他一路杀到群星尽头,而现在这战斗,只是热身而已。

    手持充盈邪能的战刀,今夜狂战尽兴的神王斯科瓦尔德的盔甲上沾满了鲜血和碎肉,这维库人的新领袖因为啜饮邪能,导致他的左臂都出现了恶魔化的征兆,那手臂上覆盖着黑色的邪恶鳞片和骨甲,搭配他肩膀上的邪能龙骨护肩,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恶魔,多于一个维库人。

    这个阴毒的家伙狂笑着,一踹踹倒了眼前重伤的盾女将军,他将手里的三颗鲜血淋漓的脑袋挥起,砸向了城镇中央的女武神雕像,那雕像的盔甲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讨厌那个从小将他抚养成人的女人,那个女人总是鄙视他,总是嘲笑他,因为那个女人的原因,让神王也很厌恶这个女人组成的部族。

    他觉得这是对于男人的一种嘲笑,他无法接受它的存在!他要毁掉它!

    而就在神王斯科瓦尔德的亵渎之下,那已经屹立在斯考德-艾希尔数百年的雕塑表面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在光晕流淌之间,十几个拍打着金色翅膀的瓦格里从天而降,她们手持金辉战矛,握着战斗盾牌,穿着金色的,被奥丁赐福过的盔甲,如降临世间的战天使一样,悬停在半空中。

    “斯科瓦尔德!你的亵渎之举让神灵感觉到厌恶...”

    那些女武神的首领挥起战矛,用金色的光柱庇护了她身后那些还活着的盾女们,她高声呵斥道:

    “带着你这些喝下邪能的走狗滚出这神圣之地!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哦,尊贵的艾迪希尔女王!”

    面对瓦格里的呵斥,在数千名邪能维库人的咆哮中,神王斯科瓦尔德装模作样的用战刀拄着手臂,对眼前的瓦格里做了个俯身礼,他轻声说:

    “您是带着奥丁的旨意来的吗?那么请问,奥丁许诺我的英灵挑战还得多久?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握住属于我的阿格拉玛之盾了...我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难道...伟大的奥丁,不愿意将它给我吗?难道,伟大的奥丁,要违背自己许下的诺言吗?”

    “放肆!”

    瓦格里们的首领,曾是斯考德-艾希尔的某一任族长的艾迪希尔女王听到斯科瓦尔德无礼的质询,将一切都奉献给奥丁的她无法忍受这种傲慢,她拍打着翅膀,尖声喊道:

    “神灵的意志就在那里!斯科瓦尔德,你是在恶魔的帮助下通过三道试炼的,你可悲的作弊行径让整个瓦拉加尔的英灵们都在嘲笑你!你根本不是什么英雄!你只是个懦弱的狗!恶魔们的狗!你根本不配参加神圣的试炼!”

    “够了!”

    艾迪希尔女王的讥讽让神王仅剩的理智飞快流逝,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刻,在他躯体中邪能的涌动之间,两道黑色的,尖锐的,如恶魔一样的角从他的战盔两侧延伸而出,让斯科瓦尔德看上去已经和恶魔无疑。

    他咆哮着甩出左手,那喷涌而出的邪能如锁链一样死死的扣在了天空中的瓦格里的躯体上,将猝不及防的艾迪希尔从天空中拽下,在那些丑恶的邪能维库人兴奋的咆哮中,神王挥起战刀,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刀斩断了瓦格里手中的战矛,逼迫艾迪希尔女王的英灵不得不和他在这邪能之地上战斗。

    “我要砍掉你的脑袋!”

    斯科瓦尔德咆哮着,如恶魔一样:

    “我要把你的头盖骨当碗使,然后把你的尸骨送给奥??!那个躲在天空要塞里的懦夫必须把阿格拉玛之盾给我!那是属于我的!”

    ———————————————————

    “那个雄性已经疯了,邪能烧焦了他的脑子,正在把他变成类似于深渊领主那样的智障!”

    在斯考德-艾希尔遍布尸体的城镇中,艾瑞达双子在邪能领主的护卫下,沿着山脊,走向这城镇最重要的艾尔宝库,海拉要求她们捕获的金色瓦格里首领艾尔,就在那宝库中。

    萨洛拉丝女王回头看着山麓上正在进行的战斗,她不屑的对自己的妹妹说:

    “那个所谓的神王根本没有意识到,恐惧魔王只是把他和他的战士当成是棋子,现在奥丁识破了他们的诡计,拖延着不怎么愿意给这个疯子试炼的机会,不过依照我们听说的那些故事,也许奥丁并不会自食其言,那是个很喜欢玩这一套毫无意义的套路把戏的“神灵”,可惜,恐惧魔王们不愿意浪费时间了,于是他便被卡萨纳提尔抛弃了...当然,或许他已经猜到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服从与我们...很显然,那个斯科瓦尔德,也在寻找着更合适的主人!”

    高阶术士奥蕾塞丝轻笑了一声:

    “但他们都是很不错的战士,他们对于邪能的承受能力非常强,也许基尔加丹也希望能招揽一批这样的战士...他们会是很棒的,炮灰!最少比那些没脑子的深渊领主们更好用一些?!?br/>
    “招揽的事情以后再说!”

    萨洛拉丝女王甩了甩手里的苍白色引魂灯,她低声说:

    “先完成海拉的承诺吧,我的感觉,有点不太好,妹妹...我总感觉,似乎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好吧,我的姐姐,放宽心,你只是习惯性的疑神疑鬼罢了,一切都很顺利,没什么不好的...”

    聊着天的双子并没有发现,或者说她们没有注意到,在此时,在这充斥着鲜血和杀戮的夜色中,在斯考德-艾希尔城镇之外的海面上,一层冰冷的,诡异的,阴森的雾气,已经萦绕开了。

    就像是封锁一切的幕布,将所有还可能逃生的道路,都彻底封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爱尔兰艺术家弗兰克·克拉克上电视教画画 走红中国 2019-03-11
  • [中国新闻]韩朝军方商定重启陆海军事通信渠道 2019-03-10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3-10
  • 女友提分手小伙以死相逼 警察破门救助被划伤 2019-02-14
  • 董卿朱军朱迅小尼 盘点深受父母影响的央视名嘴 2019-01-10
  • 古交“互联网+”激发党建新活力 2018-08-16
  • 【両会】李克強総理ら、国内外の記者と会見 2018-08-09
  • 北京发布外埠车管理新政 外埠车每年限办进京证12次 2018-07-15
  • 马德里18家医院出现技术故障 预约资料丢失 2018-07-15
  • 299| 631| 176| 111| 295| 360| 532| 582| 591| 675|